小呀么小清越呦

越人歌(车)

简书出bug了,我不能发表文章,以前的也都不见了,在微博上贴了生成的图片,大家戳连接呀

戳我到微博上车

讲真简书已完全沦为小黄文照片生成器

手动再见

越人歌(九)完

风天逸从风刃离开的那天起就在为大婚的事谋划。这一年里,他攘外安内,铲除异己,为风刃成为羽后铺路。他是羽皇,不需要别人认可,他想做的事去做就好,不必多虑。他从没有如此庆幸自己是羽皇。
风刃回来后,风天逸就一直对他说:“皇叔,做我的羽后吧。”风刃先开始是拒绝,反抗,后来就是沉默。风刃的一切都是风天逸在打理,洗漱,更衣,吃食,每一样都是风天逸亲自过手,宫女沾点边他都会不高兴。他给了风刃一切,甚至是自由。但是他一点都不担心风刃再次逃跑,他相信过了这么久,皇叔的心已经打开了。风天逸知道风刃爱他,那自己就要用全部力量给他一个能安心爱自己的环境。
万事俱备,只欠皇叔。虽是羽后,风刃仍穿着男子大婚时的礼服,更衬得他肤白胜雪,面若桃李。花冠变成了玉管,雪飞霜变成了皇叔,没有什么比这更让风天逸高兴的了。二人在天和坛举行了仪式,风天逸拉着风刃的手走向龙椅,一同坐在上面。龙椅那么大,又那么凉,有皇叔在身边,才不会感到孤寂。
大红的龙凤烛燃了一夜,却终是代表风刃的凤烛先熄灭。
鸳鸯帐里的两人颠鸾倒凤,仿佛要把对方揉入自己的身体里。细听还能听到呜咽声和水声。两只十指相扣的手从帘子里伸了出来,更白皙手上爆了青筋,一声急促而高昂的呻吟突破了帐子传到殿外,端水准备伺候的宫女们听的面红耳赤。
一夜缠绵,风刃彻底失了力气,赖床赖到风天逸下朝才起床洗漱。风天逸倒乐得伺候他,端水递毛巾喂饭,风天逸做的游刃有余,倒是弄得有心刁难他的风刃不好意思起来。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经过多少风风雨雨才发现,这人生啊,讲究个细水长流,这两人携手平安喜乐度过了这一生。

————————————————
终于完成了《越人歌》
这是时隔五年后完成的第一篇文章,也是我写小说以来的第一篇有肉的文章
龙凤烛梗忘了是哪位大大写的林秦梗里的
讲真那篇超好看
感觉自己虎头蛇尾了
但总得给自己个完整的交代
《越人歌》完结
撒花

越人歌(八)

昨天刚发就被吞了

心塞塞

每次写完车都感觉自己是一只废清

求梗

求梗

求梗

http://www.jianshu.com/p/3e0b61c66dc8

越人歌(七)

风刃苦笑,他庆幸风天逸还给他留了些脸面,能让他体面的走出村子。正赶上开饭的时候,男人们在屋外院子里忙活,见到风刃都热情的招呼进家来吃口饭,风刃都笑着拒绝了。到村口,告诉六婶一家,自己不再教书要和侄子回家了,让六婶通知村里的其他孩子,还留了一些手稿,让年纪大的孩子教年纪小的,也不至于成年了都大字不识一个。风刃的周到让风天逸心里不是滋味。仿佛属于他的东西被别人拿走了。可是他忘记了,风刃的无微不至是属于风刃的,他想给谁就给谁。

一出村子,风刃就被风天逸拉扯着走。风天逸一路没跟他说话,到了祁阳宫门口,风天逸对宫门口守着的的宫人说:“找人给皇叔净面。”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内殿看奏章。宫女小心地引领着风刃向浴室走去,一路上低着头什么也不敢说。傻子都看出来了 ,羽皇陛下心情不好,而且很有可能是前羽皇前前摄政王惹的。况且这位爷看起来心情也不那么好,还是少说为妙。

就算是这一年吃了些苦,风刃的皮肤也没粗糙多少,只是有些变成了小麦色,刮去胡子还是能看出来原来的肤色,白皙而细腻。待风刃洗完穿上细绸的衣服感觉还不太适应,触感又凉又滑,没有土布的穿的踏实。他回宣勤殿,却发现那里住了两个三四岁大的男孩儿,据说是在他们之间选一个做下一任羽皇。风刃无奈,又回到祁阳宫。“皇叔这是又去哪儿了?”风天逸站在靠门的书架前把玩着手里的玉器头也不抬的问,语气淡得像水一样。“我去了宣勤殿,那里住了人,我就又回来了。”风刃走向前,到风天逸面前站定,手抚上侄子的脸,带了些心疼:“天逸,你瘦了。”风天逸一把抓住风刃的手把人拽到自己怀里,另一只胳膊夾起他走进密室。风刃发现密室变了好多,多了好多从房顶垂下来的绳子和铁链。他再一次被扔到床上,风天逸疯了一样把他的衣服脱掉,又把他的手脚锁在床上。“皇叔这一年玩的开心吗?你可知道侄儿这一年是怎么过来的?我每天要面对批不完的奏章,处理不完的事务,还要想着皇叔在哪里,过得好不好,吃没吃苦。本来想着皇叔玩够了就回来了,后来才知道皇叔是打算定居在霜城。我若不去找你,你是不是要在那个小破村子住一辈子?我洁癖的皇叔居然住在一个村子里,还当上了教书先生。风刃,你为了躲我还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啊。”他拿出膏脂和一根玉势,即使想一口咬在风刃身上,风天逸依旧细心给他做了扩张,然后将真人大小的玉势推入了风刃的后庭。那玉势用药煮过,不仅滋养身体,还有催情的功效。风刃在玉势进入体内的一瞬间闷哼出声,他扭动着身体,却是徒劳,整个房间响起铁链碰撞的声音。“侄儿去处理积下的政务,晚一点再来陪皇叔。”
————————————————————
困得手机都掉在脸上了TAT
本来以为今天能有肉的然而。。。
征集梗
征集梗
征集梗
重要的事说三遍

越人歌(六)

写了一天论文要累死了TAT
感觉自己已经是一只废清了
输入法图片是皇叔
码字的时候感觉好羞耻
————————————————
风刃在策划一次出逃计划。他到头来还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无法放任自己和侄子在一起。他一边迎合着风天逸,一边暗暗的为逃跑做打算。风天逸每天都来祁阳宫的密室,搂着他只是看书就能呆一整天,况且晚上还要充当抱枕陪他睡觉,简直找不到空隙时间。他的力气已经恢复了八分,他打不过风天逸,收拾几个侍从还是绰绰有余的。只要能离开祁阳宫,就能离开南羽都。他打算去霜城,他没有继承羽人蓝色的眼睛,混于人族之中很难被发现。

他从风天逸那里讨回了穿衣服的权利。他无法忍受自己一丝不挂的坐在着装整齐的侄子的怀里,想想就知道那个画面有多淫靡。只是为了能穿衣服,风刃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被做了一整天,腿都合不拢了。

天赐良机!风天逸这天被人缠住了,到了中午都没回来,风刃觉得事不宜迟,需要赶快离开祁阳宫。他撂倒了一个和他个头差不多的侍者,换上他的衣服,离开了祁阳宫。他一路上低着头,放下了刘海,居然没人认出来这是在外云游的摄政王前羽皇。这一切都有点太顺利了,顺利过了头。物极必反。风刃没有放下戒心,反而更加谨慎了起来。他一路上至少换了五套衣服,有洁癖的他甚至住进了屠户家里,就是为了躲避追踪。经过一个月的东躲西藏,风刃终于在霜城边上安定了下来。他在小村子里当一个教书先生。在读书人匮乏的贫穷地带,教书先生无疑是全村人的偶像。他开始蓄须,开始学习劳作,开始适应穿粗布衣服。一年后,他从一个杀伐果决的羽皇变成了和蔼可亲的美髯公。这时,风天逸找来了。

村口六婶接他家小孙子下学的时候惯例和风刃唠了两句村里的“新鲜事”,她告诉风刃今天村里来了个满头白发的人,问起有没有一个叫风刃的人。六婶连比划带说,像风刃形容那个人的样子。“我从没见过那样的人啊,南先生,满头白发,但是看上去不到三十。你说他是不是生了什么病啊。诶呀,你说他家人看见了得多心疼啊,啧啧啧。”风刃苦笑着摇头:“大概……是心病吧。”

等到风刃打发走所有的孩子,回到屋里正好看见风天逸负着手站在那里,打量着屋子。“天逸。”风刃轻声唤道。“真不易,皇叔居然还记得我这个侄儿。”风天逸转身一把捞过风刃,“皇叔可知侄儿这一年是怎么过的?”他把风刃压在墙上,暴力的亲吻对方。风刃躲避不及,嘴唇被风天逸的牙齿磕破,没等痛呼出声,说有的话都被堵在了嘴里。还好风天逸没在这里就直接办了他,他只是留下了一句话:“回南羽都我再跟你算总账。”

越人歌(五)

别问我为什么发了图还要再发一遍链接
我强迫症
论羽哈终于吃到皇叔后的心情
羽哈:再来一次
http://www.jianshu.com/p/338c2e0fb556
我在简书上的名字叫阿清啊你们可以去找
欢迎各种小攻小受来勾搭

越人歌(四)

啥都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来来来,自己复制粘贴去网页看吧
http://www.jianshu.com/p/d6ce819a8e8e

越人歌(二)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风天逸从小就爱他皇叔。每当皇叔来找他玩的时候都快乐的像一只哈士奇,皇叔娶妻时又感觉心里酸酸涩涩的。等他知道男女之事后曾回想过那种感觉,当时他归究于对皇叔的依恋和对朋友的情谊。比如他喜欢他皇叔,不喜欢他皇叔的王妃,这是一样的。南茵梦都把他皇叔抢走了,为什么要喜欢她?况且后来遇到雪飞霜和易茯苓,知道了喜欢到底是个是什么感觉,就不把这些放在心上了。

父皇驾崩,对风天逸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而更大的打击是与自己一向关系甚好的皇叔居然不再理他了。他当时年纪小,不明就里的去问皇叔,却被赶了出来。后来从别人口中得知,皇叔这个摄政王想要推翻自己取而代之。他信了。毕竟羽皇这个位置可比摄政王好多了。他学会成长,学会思考,学会话里有话,学会发展自己的势力。他成长为一个优秀帝王该有的样子。也是他皇叔最想看到的样子。

他没想到皇叔为他做了那么多。为了给他一个清明的江山,皇叔一直在扮演一个喜怒无常,对皇位有野心的摄政王的形象。他为他扫平了一切障碍,却又没把他养成一个废物。为了他的展翼礼,皇叔甚至打算将自己的双翼换给他。用心良苦。他的心胀胀的,满满的都是皇叔,他感觉他是被爱着的。他开始重新回味儿时对皇叔的感觉,是喜欢吗?他不确定,毕竟前有雪飞霜,后有易茯苓,他认为他是喜欢女人的。而且就算他喜欢皇叔,皇叔会喜欢他吗?

没等他考虑出个所以然来就出了天空城这档子事。易茯苓和白庭君都化作星流花粉灰飞烟灭。他执着去寻找易茯苓的转世,整整十年。在这十年中,他知道了男子也能相爱,知道了男子之间如何行房事。当他回味他和易茯苓之间的一点一滴时,却越来越觉得这好像只是喜欢。而爱呢?他爱的是谁?是皇叔吗?是皇叔吧。在看到星流花神转世后,他意识到易茯苓永远回不来了。他不只有哀伤,还有一丝解脱。他终于将全身心都放在皇叔身上了。

他回到南羽都,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他叔叔。万一他叔父对他只是叔侄情谊没有其他意思呢?万一……万一他叔叔也喜欢他呢?他该如何去表明心际?皇叔会答应他吗?毕竟皇叔看到自己回来欣喜的眼神不是假的。没等他纠结完,突然从裴钰那里偷听来皇叔要让位给他然后离开的消息。不能让皇叔离开!皇叔喜欢他还好,如果被拒绝就死缠烂打让皇叔喜欢上自己!皇叔要离开?那就只能被关在小黑屋里了╮(╯_╰)╭是皇叔不乖,我没办法了才选的下策。

他用两天的时间准备好了小黑屋和药,准备请亲爱的皇叔前来叙旧。如果皇叔不提让位的事,那加了料的那壶酒就不必上。他希望用潜移默化的方式来探得皇叔内心的想法,但是事与愿违,他只能用激烈的方法来达成目标。没想到皇叔居然会想要推开他,没想到皇叔第一个想到的是裴钰。风天逸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将风刃带到祁阳宫的密室里锁了起来。

祁阳宫的密室是个简单而复杂的小黑屋,它简单到只有一个柜子一张床,又复杂到到处都是惩罚用具。床上是上好的云锦雪缎制成的被褥,雪白雪白的,衬得风刃饮过酒的脸越发红润。都说酒后吐真言,他倒是想问问风刃到底爱的人是谁。雪凛吗?他记得有段时间宫里传言他和雪凛有染。南茵梦吗?他不信这么多年了皇叔对她就那么念念不忘。他扶起要睡过去的风刃,状似随意的问:“风刃,你到底爱谁呀。”

好多大大都写刃逸文,这让吃年下的怎么办啊。。。决定自给自足,自己产粮,手动微笑脸。
要把皇叔写成个害羞温润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