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呀么小清越呦

占个tag
养了一只蛙儿子
叫甜诚与胖楼
每天看到甜诚与胖楼回来啦
甜诚与胖楼出去旅行啦
甜诚与胖楼寄回来照片了
就十分开心
感觉世界都圆满了。
每天做任务省吃俭用终于给蛙儿子买了个锦鲤护身符
希望这个护身符也能保佑诚哥和楼总平安呀

前两天n刷了二重,狮子和情寄,正在做心理准备刷地平线,突然看到清和和回来啦!决定在lofter重新看一遍地平线下!

妈的还说啥呀!
我还能再爱他们五百年!
太太们今晚更起来吧!
我爱你们!
我爱他们!

楼诚粉偏凯
卧槽你们都行不行啊,回回有事了就大面积打击楼诚粉,我们很躺枪好不好。有什么问题去撕挑事的那个人好吗?瑟瑟缩缩粉了两年半楼诚,出事就骂楼诚粉,楼诚粉怎么你了,挑事的你们去看看他到底粉的谁然后再骂不好吗?非得到tag地下撕,要了命了都。

东方台把东哥和凯凯都请去了,不管他们有没有互动,我就先炸了好吗!

求本

emmm各位同志要是退坑可以把本子出了么。。。
求清河大大全部小说么么哒
占tag抱歉

刚刚看完了 @清和润夏 清和太太的地平线下。本来早就要看的但是因为一些事耽搁了。刚看这一本的时候我在回忆,当初看到这个情节的时候我在想什么,情寄和二重赋格又在讲什么。我一点一点对,一点一点回忆,一点一点把心都放在了这部地平线下上。
前一阵子开了个楼诚文。我一直不敢写楼诚,因为我无法去揭开历史书去深入了解那段历史,每次查资料的时候我都会陷进去,然后撕心裂肺的疼。
后来我想,不要查资料了,就架空写吧。但是我说服不了我自己,所以那篇华庭与北平卡在了第三章。
清和太太的文笔真是超级好,特别喜欢她在大悲的场景中给我们加上了那么一点幽默的亮色,在压抑中给了我们希望。每看一段我都会为我的理解我的发现欣喜,这是多少年都没有发生过的事了。特别希望有人能和我一起分享我的感受,但是没有人。
楼诚是我最喜欢的cp,最最喜欢,他们已经融入到了我的骨髓。我甚至再遇到事情的时候会想楼诚如果遇到这样的事会怎么做。我可能已经魔怔了。
清和太太退圈我感到特别不舍,希望太太还能回家来看看,偶尔连连拾碎。
清和,你看,大晴天。

最近发现有好多大大要写李隆基(李世民)×高力士
我心里好痒!我也好想写!沉稳腹黑攻×忠犬女王(?)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好吃了
然而我已经好久没有写楼诚了。。。。我欠的债。。。跪着也要还完_(:з」∠)_

华庭和北平

昨天看回复,有小可爱提醒我希望删了第一篇的内心戏,我想了很多,也写了很多,最后又一个字一个字删掉。
只留下一句话。
我是楼诚cp粉,我同时爱着东哥和凯凯。
欢迎大家来找我讨论剧情。
想了想还是放上今天的更新。

2
46年的春节在二月初,上海还是湿冷湿冷的,明诚给明楼准备好了拜年的礼物,把明楼送出门,自己在家呆着。他很少不跟在明楼身后,这次破例是因为膝盖太疼了。在伏龙芝训练的时候伤到了膝盖当时仗着年轻又一心想着报国便没当回事,哪知过了三十,毛病就一件一件找上来了。
明楼回家的时候就看到明诚睡在沙发上,膝盖上还敷着一个热水袋,书掉在地上一块薄薄的毯子盖在肚子上。由于不出门也就没有穿西装,抹发胶。这时的明诚看起来不像平时那么凌厉,又柔又软,像一只不谙世事的小鹿。明楼深吸一口气,把明诚连同毯子一起抱进了他的卧室,轻轻放在自己的床上。看着明诚微微撅起的唇,明楼用手指轻轻摩挲了两下,没忍住还是亲了上去。蜻蜓点水,一触即离。
明诚前一阵子累狠了,又要忙着年终的汇总工作,又要忙着家里过年,好容易有个睡懒觉的机会,就遵从内心睡了个饱。这就导致他一睁眼睛大脑还属于呆滞状态,过了好一会儿才完全清醒。明楼看着刚起床的呆呆的自己心坎上的人,嘴边的弧度越来越大,心想这要是和平时期,他一定把这个人藏的好好的,宠的好好的,不让他受一点苦一点累。这世道啊……
明诚起床后发现自己在大哥的床上坐着,下意识抬眼看向明楼,却发现自家大哥看着自己笑。悄悄蹭了蹭明楼盖过的被子,然后麻利的下床:“大哥什么时候回来的?吃饭了吗?阿香回家了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晚上想吃什么我去做。”明楼没吱声,只是看着明诚,明诚以为有新任务,遍压低了声音问道:“大哥,可是襄水有消息了?”襄水是明楼的下级,却掌握着与北平联系的这条线,线的那头和明台平级,代号楚云。

无奖竞猜,襄水的名字,提示,襄水,楚云出自同一首诗,襄水的名字也在这首诗里。

华庭与北平

经历了这么大的一轮撕逼我决定踏入我一直不敢踏入的楼诚圈。我就是爱楼诚啊,我就是cp粉啊,不服你来咬我啊,反正你也咬不着,我就喜欢看你们骂我还干不掉我的样子。
刚开了一个原创的民国小说,没发表,叫《舞伶》,也叫华庭往事,有空会发到lofter上的。会插入我那篇上的一些情节和人物。
撕逼不约,谢谢。
私设大姐没死跟明台去北平了。
会有别的电视剧来客串。
1
1945年12月。
“大哥,今年去北平看看大姐和明台吧。”明诚在开车送明楼上班的路上提议。从41年到现在已经有小五年没见到大姐和明台了,自从抗战胜利,明诚就没歇过去北平的心思。“去北平?那家里的生意不管了?”“不是有明堂哥呢吗。”“快过年了,明堂哥自家还有生意要管,哪有功夫理我们家。”明诚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坐在后座的明楼,知道今年年前是去不成了,便闭了嘴。
抗战胜利后,明楼没有接受国民政府的职位,而是接替大姐明镜管理明家这支分支的生意,将中共上海站的活动掩盖的更深。总是跟在明楼身后的明诚依然选择追随大哥,继续做一个秘书。明诚希望一直陪在明楼的身边,除了从小养成的习惯和一直以来的依赖感,还有那多年以来未曾减少分毫的爱情。
明楼一直都知道,明诚爱他,他也对这个自己捡回来又养大的弟弟抱有同样的情感。十七年,明诚一点点渗透进他的生活,他的生命,他将那个十岁大的小刺猬变成了一个和他一样顶天立地的男人,亲手从石胚打磨成一个精美的玉器。看着越来越和自己亲近的明诚,心中的兄弟情早就变了味,只是答应了大姐,等战争一结束就结婚,生子。明诚那么好,他不能耽误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