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呀么小清越呦

华庭和北平

昨天看回复,有小可爱提醒我希望删了第一篇的内心戏,我想了很多,也写了很多,最后又一个字一个字删掉。
只留下一句话。
我是楼诚cp粉,我同时爱着东哥和凯凯。
欢迎大家来找我讨论剧情。
想了想还是放上今天的更新。

2
46年的春节在二月初,上海还是湿冷湿冷的,明诚给明楼准备好了拜年的礼物,把明楼送出门,自己在家呆着。他很少不跟在明楼身后,这次破例是因为膝盖太疼了。在伏龙芝训练的时候伤到了膝盖当时仗着年轻又一心想着报国便没当回事,哪知过了三十,毛病就一件一件找上来了。
明楼回家的时候就看到明诚睡在沙发上,膝盖上还敷着一个热水袋,书掉在地上一块薄薄的毯子盖在肚子上。由于不出门也就没有穿西装,抹发胶。这时的明诚看起来不像平时那么凌厉,又柔又软,像一只不谙世事的小鹿。明楼深吸一口气,把明诚连同毯子一起抱进了他的卧室,轻轻放在自己的床上。看着明诚微微撅起的唇,明楼用手指轻轻摩挲了两下,没忍住还是亲了上去。蜻蜓点水,一触即离。
明诚前一阵子累狠了,又要忙着年终的汇总工作,又要忙着家里过年,好容易有个睡懒觉的机会,就遵从内心睡了个饱。这就导致他一睁眼睛大脑还属于呆滞状态,过了好一会儿才完全清醒。明楼看着刚起床的呆呆的自己心坎上的人,嘴边的弧度越来越大,心想这要是和平时期,他一定把这个人藏的好好的,宠的好好的,不让他受一点苦一点累。这世道啊……
明诚起床后发现自己在大哥的床上坐着,下意识抬眼看向明楼,却发现自家大哥看着自己笑。悄悄蹭了蹭明楼盖过的被子,然后麻利的下床:“大哥什么时候回来的?吃饭了吗?阿香回家了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晚上想吃什么我去做。”明楼没吱声,只是看着明诚,明诚以为有新任务,遍压低了声音问道:“大哥,可是襄水有消息了?”襄水是明楼的下级,却掌握着与北平联系的这条线,线的那头和明台平级,代号楚云。

无奖竞猜,襄水的名字,提示,襄水,楚云出自同一首诗,襄水的名字也在这首诗里。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