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呀么小清越呦

越人歌(七)

风刃苦笑,他庆幸风天逸还给他留了些脸面,能让他体面的走出村子。正赶上开饭的时候,男人们在屋外院子里忙活,见到风刃都热情的招呼进家来吃口饭,风刃都笑着拒绝了。到村口,告诉六婶一家,自己不再教书要和侄子回家了,让六婶通知村里的其他孩子,还留了一些手稿,让年纪大的孩子教年纪小的,也不至于成年了都大字不识一个。风刃的周到让风天逸心里不是滋味。仿佛属于他的东西被别人拿走了。可是他忘记了,风刃的无微不至是属于风刃的,他想给谁就给谁。

一出村子,风刃就被风天逸拉扯着走。风天逸一路没跟他说话,到了祁阳宫门口,风天逸对宫门口守着的的宫人说:“找人给皇叔净面。”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内殿看奏章。宫女小心地引领着风刃向浴室走去,一路上低着头什么也不敢说。傻子都看出来了 ,羽皇陛下心情不好,而且很有可能是前羽皇前前摄政王惹的。况且这位爷看起来心情也不那么好,还是少说为妙。

就算是这一年吃了些苦,风刃的皮肤也没粗糙多少,只是有些变成了小麦色,刮去胡子还是能看出来原来的肤色,白皙而细腻。待风刃洗完穿上细绸的衣服感觉还不太适应,触感又凉又滑,没有土布的穿的踏实。他回宣勤殿,却发现那里住了两个三四岁大的男孩儿,据说是在他们之间选一个做下一任羽皇。风刃无奈,又回到祁阳宫。“皇叔这是又去哪儿了?”风天逸站在靠门的书架前把玩着手里的玉器头也不抬的问,语气淡得像水一样。“我去了宣勤殿,那里住了人,我就又回来了。”风刃走向前,到风天逸面前站定,手抚上侄子的脸,带了些心疼:“天逸,你瘦了。”风天逸一把抓住风刃的手把人拽到自己怀里,另一只胳膊夾起他走进密室。风刃发现密室变了好多,多了好多从房顶垂下来的绳子和铁链。他再一次被扔到床上,风天逸疯了一样把他的衣服脱掉,又把他的手脚锁在床上。“皇叔这一年玩的开心吗?你可知道侄儿这一年是怎么过来的?我每天要面对批不完的奏章,处理不完的事务,还要想着皇叔在哪里,过得好不好,吃没吃苦。本来想着皇叔玩够了就回来了,后来才知道皇叔是打算定居在霜城。我若不去找你,你是不是要在那个小破村子住一辈子?我洁癖的皇叔居然住在一个村子里,还当上了教书先生。风刃,你为了躲我还真是什么都做的出来啊。”他拿出膏脂和一根玉势,即使想一口咬在风刃身上,风天逸依旧细心给他做了扩张,然后将真人大小的玉势推入了风刃的后庭。那玉势用药煮过,不仅滋养身体,还有催情的功效。风刃在玉势进入体内的一瞬间闷哼出声,他扭动着身体,却是徒劳,整个房间响起铁链碰撞的声音。“侄儿去处理积下的政务,晚一点再来陪皇叔。”
————————————————————
困得手机都掉在脸上了TAT
本来以为今天能有肉的然而。。。
征集梗
征集梗
征集梗
重要的事说三遍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