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呀么小清越呦

越人歌(六)

写了一天论文要累死了TAT
感觉自己已经是一只废清了
输入法图片是皇叔
码字的时候感觉好羞耻
————————————————
风刃在策划一次出逃计划。他到头来还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无法放任自己和侄子在一起。他一边迎合着风天逸,一边暗暗的为逃跑做打算。风天逸每天都来祁阳宫的密室,搂着他只是看书就能呆一整天,况且晚上还要充当抱枕陪他睡觉,简直找不到空隙时间。他的力气已经恢复了八分,他打不过风天逸,收拾几个侍从还是绰绰有余的。只要能离开祁阳宫,就能离开南羽都。他打算去霜城,他没有继承羽人蓝色的眼睛,混于人族之中很难被发现。

他从风天逸那里讨回了穿衣服的权利。他无法忍受自己一丝不挂的坐在着装整齐的侄子的怀里,想想就知道那个画面有多淫靡。只是为了能穿衣服,风刃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被做了一整天,腿都合不拢了。

天赐良机!风天逸这天被人缠住了,到了中午都没回来,风刃觉得事不宜迟,需要赶快离开祁阳宫。他撂倒了一个和他个头差不多的侍者,换上他的衣服,离开了祁阳宫。他一路上低着头,放下了刘海,居然没人认出来这是在外云游的摄政王前羽皇。这一切都有点太顺利了,顺利过了头。物极必反。风刃没有放下戒心,反而更加谨慎了起来。他一路上至少换了五套衣服,有洁癖的他甚至住进了屠户家里,就是为了躲避追踪。经过一个月的东躲西藏,风刃终于在霜城边上安定了下来。他在小村子里当一个教书先生。在读书人匮乏的贫穷地带,教书先生无疑是全村人的偶像。他开始蓄须,开始学习劳作,开始适应穿粗布衣服。一年后,他从一个杀伐果决的羽皇变成了和蔼可亲的美髯公。这时,风天逸找来了。

村口六婶接他家小孙子下学的时候惯例和风刃唠了两句村里的“新鲜事”,她告诉风刃今天村里来了个满头白发的人,问起有没有一个叫风刃的人。六婶连比划带说,像风刃形容那个人的样子。“我从没见过那样的人啊,南先生,满头白发,但是看上去不到三十。你说他是不是生了什么病啊。诶呀,你说他家人看见了得多心疼啊,啧啧啧。”风刃苦笑着摇头:“大概……是心病吧。”

等到风刃打发走所有的孩子,回到屋里正好看见风天逸负着手站在那里,打量着屋子。“天逸。”风刃轻声唤道。“真不易,皇叔居然还记得我这个侄儿。”风天逸转身一把捞过风刃,“皇叔可知侄儿这一年是怎么过的?”他把风刃压在墙上,暴力的亲吻对方。风刃躲避不及,嘴唇被风天逸的牙齿磕破,没等痛呼出声,说有的话都被堵在了嘴里。还好风天逸没在这里就直接办了他,他只是留下了一句话:“回南羽都我再跟你算总账。”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