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呀么小清越呦

越人歌(三)

你们猜今天羽哈会不会推到皇叔
感觉皇叔醉酒后变成了一只喵肿么破
蠢作者已死,有事烧纸
————————————————
风刃窝在自家侄儿怀里,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听到有人问他爱谁,下意识回答:“茵梦。”风天逸收紧环着皇叔的手臂,将风刃紧紧箍在怀里。风刃觉得不舒服,皱着眉头挣扎,一巴掌拍在风天逸脸上。这一拍倒是让风天逸想起了一件事,他好像,看见过,皇婶,和她的贴身婢女,抱在一起。想到这儿,他脸上出现了笑,重新晃醒皇叔,接着说:“可是王妃喜欢的是女人啊,你们成亲只是为了掩饰你们喜欢同性的事实吧!告诉我,你是不是爱风天逸。”最后一句话带了一丝逼迫一丝蛊惑。听到“风天逸”这三个字,即使神志不清,分风刃还是慌乱的否定:“不,我不爱他,我不爱风天逸。我爱的是茵梦,我爱的是南茵梦,我爱的是南茵梦……”风刃好像自我催眠一样,重复着“我不爱风天逸,我爱的是南茵梦”。风天逸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自家皇叔心里有自己,但是由于种种原因,皇叔把这份爱藏了起来。他搬过风刃的脸,抬起他的下巴,盯着他迷离的眼睛诱导道:“没关系的,说,你爱风天逸。”“我……”风刃盯着他,带了点可怜的意味。“说,你爱风天逸。”风天逸的手钳紧了风刃的下巴。“我爱风天逸。”风天逸心满意足的翘起嘴角,慢慢的除去皇叔的外衣,给他盖上被子,然后轻手轻脚的出去。

第二天一早,风刃醒来发现自己并不在宣勤殿,而是在一个自己并不认识的房间。回想昨天晚上的事,风刃猜他是在祁阳宫里。只是,他并未听闻祁阳宫有暗室,而且这布置也太古怪了些。他正想出去找风天逸问个清楚,就看见自家侄儿进来了。风刃端正的坐在床边,像往常一样说话看人的时候微微抬起下颚。风天逸觉得喉咙有些发紧,咽了口口水才说:“皇叔,该上朝了。”“好,你随我同去。”

上朝的时候,风刃宣布要让位给风天逸的决定,即使有反对意见,也被压了下去。下午,二人对弈,风天逸问:“皇叔,您执意要离开吗?”“是啊。天逸,这么多年我算是帮你代管,这南羽都,终究还是你的。况且我也累了,想要好好休息一下。”“什么时候走?”“明日清晨。”看出风天逸情绪有些低落,风刃便转移话题:“天逸,那间卧室里都是些什么东西?”“都是些人族的小玩意儿,上不得台面的,看着精巧就买回来了。”皇叔不谙世事的样子看着真可口。可惜呀,要神不知鬼不觉把皇叔关起来,还真是要费一番功夫呢。

第二天一早,风天逸下了早朝,驾驶着星辰号来到宣勤殿门口,他要亲自“送”皇叔。飞出了皇宫,风天逸递给风刃一碗酒酿圆子:“皇叔,我在人族尝到的小食,挺好吃的,就做来给皇叔尝尝。”风刃不疑有他,舀起圆子就往嘴里送。不大的一碗,几口就吃完了。风刃意犹未尽,风天逸见状笑到:“皇叔爱吃,我常给您做就是了,我在人族吃了好多没事,等闲下来都给皇叔做。”风刃笑笑,刚想开口说“反正我在外面,想吃就自己去尝”,突然觉得昏昏欲睡,没多久就趴在了桌子上。风天逸立刻调转方向回祁阳宫。

避过宫里各种侍卫并不是件容易事,万幸他把风刃安全的带了回来。这次,连里衣都没给风刃留,直接扒光洗净扔到床上。床脚有两条链子,床头有一件手铐。风天逸并没动用手铐,只是把链子拴在风刃的一只脚踝上。风刃养尊处优,脚踝处的皮肤白皙滑嫩,风天逸差点没把持住自己。

—————啦啦啦我是卡肉的分界线————
讲真感觉人设有点崩
ooc都是我的错
然而就是不想改
不服来咬我啊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