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呀么小清越呦

越人歌(二)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风天逸从小就爱他皇叔。每当皇叔来找他玩的时候都快乐的像一只哈士奇,皇叔娶妻时又感觉心里酸酸涩涩的。等他知道男女之事后曾回想过那种感觉,当时他归究于对皇叔的依恋和对朋友的情谊。比如他喜欢他皇叔,不喜欢他皇叔的王妃,这是一样的。南茵梦都把他皇叔抢走了,为什么要喜欢她?况且后来遇到雪飞霜和易茯苓,知道了喜欢到底是个是什么感觉,就不把这些放在心上了。

父皇驾崩,对风天逸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而更大的打击是与自己一向关系甚好的皇叔居然不再理他了。他当时年纪小,不明就里的去问皇叔,却被赶了出来。后来从别人口中得知,皇叔这个摄政王想要推翻自己取而代之。他信了。毕竟羽皇这个位置可比摄政王好多了。他学会成长,学会思考,学会话里有话,学会发展自己的势力。他成长为一个优秀帝王该有的样子。也是他皇叔最想看到的样子。

他没想到皇叔为他做了那么多。为了给他一个清明的江山,皇叔一直在扮演一个喜怒无常,对皇位有野心的摄政王的形象。他为他扫平了一切障碍,却又没把他养成一个废物。为了他的展翼礼,皇叔甚至打算将自己的双翼换给他。用心良苦。他的心胀胀的,满满的都是皇叔,他感觉他是被爱着的。他开始重新回味儿时对皇叔的感觉,是喜欢吗?他不确定,毕竟前有雪飞霜,后有易茯苓,他认为他是喜欢女人的。而且就算他喜欢皇叔,皇叔会喜欢他吗?

没等他考虑出个所以然来就出了天空城这档子事。易茯苓和白庭君都化作星流花粉灰飞烟灭。他执着去寻找易茯苓的转世,整整十年。在这十年中,他知道了男子也能相爱,知道了男子之间如何行房事。当他回味他和易茯苓之间的一点一滴时,却越来越觉得这好像只是喜欢。而爱呢?他爱的是谁?是皇叔吗?是皇叔吧。在看到星流花神转世后,他意识到易茯苓永远回不来了。他不只有哀伤,还有一丝解脱。他终于将全身心都放在皇叔身上了。

他回到南羽都,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他叔叔。万一他叔父对他只是叔侄情谊没有其他意思呢?万一……万一他叔叔也喜欢他呢?他该如何去表明心际?皇叔会答应他吗?毕竟皇叔看到自己回来欣喜的眼神不是假的。没等他纠结完,突然从裴钰那里偷听来皇叔要让位给他然后离开的消息。不能让皇叔离开!皇叔喜欢他还好,如果被拒绝就死缠烂打让皇叔喜欢上自己!皇叔要离开?那就只能被关在小黑屋里了╮(╯_╰)╭是皇叔不乖,我没办法了才选的下策。

他用两天的时间准备好了小黑屋和药,准备请亲爱的皇叔前来叙旧。如果皇叔不提让位的事,那加了料的那壶酒就不必上。他希望用潜移默化的方式来探得皇叔内心的想法,但是事与愿违,他只能用激烈的方法来达成目标。没想到皇叔居然会想要推开他,没想到皇叔第一个想到的是裴钰。风天逸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将风刃带到祁阳宫的密室里锁了起来。

祁阳宫的密室是个简单而复杂的小黑屋,它简单到只有一个柜子一张床,又复杂到到处都是惩罚用具。床上是上好的云锦雪缎制成的被褥,雪白雪白的,衬得风刃饮过酒的脸越发红润。都说酒后吐真言,他倒是想问问风刃到底爱的人是谁。雪凛吗?他记得有段时间宫里传言他和雪凛有染。南茵梦吗?他不信这么多年了皇叔对她就那么念念不忘。他扶起要睡过去的风刃,状似随意的问:“风刃,你到底爱谁呀。”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