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呀么小清越呦

越人歌(一)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风刃一直在单恋着自己的侄子,而且他的王妃也知道风刃另有所爱。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什么,因为南茵梦也有自己喜爱的人。两个人的结合不过是一个障眼法。与风刃的单恋不同,南茵梦能每天见到自己的心上人,与风刃相比,真是好了许多。若不是因病去世,南茵梦的人生算是圆满。至于对碧桐的执着,他们不是爱人,而是亲人。

雪家倒台,风刃本打算在风天逸展翼礼后离开,毕竟任何一个摄政王都会是皇帝面前的挡道石,就算风天逸不这么认为,也会有不长眼的来他这里说三道四。但是没等他付出实践,就出了事。从星流花神觉醒,到天空城坠毁,再到自家侄子抛下整个南羽都去找易茯苓的转世。刚刚卸下的担子又到了他身上,简直不能更心塞。

十年了,风天逸终于回到南羽都。风刃心情大好,一方面是见到自家侄儿的欣喜,另一方面是终于有人接过担子的轻松。风刃早就学会在人前人后隐藏自己的心思,尤其是对侄子的心思。这么多年了,也该放下了。风刃甚至告诉裴钰准备好自己的随身用品,只等风天逸答应自己重新做回羽皇,他就离开。一个人,连裴钰都不带。

几天后风天逸邀请风刃到祁阳宫一聚。十年没见,叔侄俩都有很多话要对对方说。得知星流花神转世,风天逸死心,风刃的心居然没有过多的波动。死心又怎样,也不会爱上他。酒过三巡,风刃告诉风天逸要把退位羽皇的位置还给他,风天逸同意了。风刃很诧异,原以为会费很大功夫,不禁面露喜色,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没想到精神越来越恍惚,头脑也开始发沉,最后竟然连力气都小了许多。他感受到有人打横抱起他,他不喜欢这种很弱势的感觉,于是推拒道:“裴钰呢?让裴钰送我回去。”但是那人并没理他。没过多久感觉被人放到床上,风刃彻底没了意识,昏睡过去。

————啦啦啦我是有话说的分界线—————
讲真,大晚上的室友都睡了就我还在码字我真的很勤奋。有可能会往黄暴方面发展,毕竟我是一个浸淫在楼诚圈里的人。不喜出门左转慢走不送。

评论(2)

热度(60)